您好!欢迎登陆宝鸡市县功镇中学网站! 加为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教师风采 >> 教师作品


故事

[ 信息发布:admin | 时间:2015-04-22 | 浏览:635次 ]

 

 

 

 

 

 

 

 

()

 

刘周课整理

 

 

 

 

 

 

 

 

 

目录

 

 

1错铡包勉………………………………………3

2、吴山传奇………………………………………6

3、太岁的传说……………………………………10

4张三丰传奇……………………………………15

 

       

 

  我们的祖国美丽富饶。

   我们的民族勇敢勤劳。

  在祖国的大地上到处传唱着神话般动人的故事。县功镇这个弹丸之地,虽处偏远地区,但也有着美丽动人的传说,有关《错铡包勉》、《吴山传奇》、《太岁的传说》以及疯子张爷的故事等等近百年来一直在民间流传,但愿她们能够继续流传下去。

 

 

 

 

 

错铡包勉

    

 座落在我国西北部地区的陕西省宝鸡市陈仓区县功镇,曾有“五水小沙县”之称。其原因是该县地处上河西沟、北川、西川、老虎沟和张家沟五条河流的交汇点上,像五条水龙冲积而成的沙洲似的,所以该地建县以后,就称为“五水小沙县”。

 “五水小沙县”地处西北山区,山大沟深,林木茂盛,茅草遍野,荆棘丛生,气候寒冷,猛兽出没。远在汉代,朝廷就每年派遣官吏移民屯田,一为发展生产,二为巩固北方边境。戍边的士兵和当地农民在这儿生息繁衍,开荒种田,人口慢慢的多了起来。到了宋代,这儿已是西北小有名气的一个小县了。但是,它地处边疆,远离京城,气候寒冷,经常受北方少数民族的侵扰,兵火不断。朝廷每三年调换一次官员,很少有人自告奋勇前来,到这儿来的官员,大多是朝中无后台的穷官。

 宋仁宗时,官拜开封府尹的翰林院大学士包拯包文正,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不计较个人得失,想让侄儿包勉到最艰苦的地方去磨炼磨炼,好以后为国效忠。恰好碰上三年调防的档口,包拯就奏请仁宗皇帝,让刚出仕的侄儿包勉到“五水小沙县”担任知县。仁宗皇帝觉得很奇怪,便问道:“爱卿,哪儿是群山僻壤,很少有人想去那儿,你为何要把自家亲骨肉放到那儿去受苦呢?”包拯忙回道:“万岁,臣并非不知那儿条件恶劣,但臣只知忠于皇上,为国出力,让包勉到那儿去尝尝做官的苦头,便于以后更好地为国出力,为民办事。”仁宗皇帝听后,龙颜大悦,褒奖道:“难得卿家如此勤于国事,忠于孤家,就依卿奏为是。”

  当下,包拯回府,告诫包勉:“我儿到那儿,务必要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不要做伤天害理之事,那儿的百姓已经够苦的了,你要尽量减轻百姓的负担,不要欺压百姓,如有不法,要严惩不贷。我儿要谨慎从事,不可犯了法纪,我可是铁面无情的,须记住:‘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你好自为之,为国家出力,以后自有升赏之日。”包勉叩头答应:“孩儿谨记三叔教诲,一定不辜负三叔的期望和栽培,只是家中老母体弱多病,累烦三叔多多照看,孩儿就放心了。”说罢,洒泪告别母亲就上路了。         

  原来,包拯弟兄三人,包拯排行老三,老大两口儿忠厚老实,在家务农,包勉即老大之子。老二两口儿奸诈刻薄,也在家务农,兼做小本生意。包拯生下之日,老二恐争财产,因包拯面黑如墨,故意说是怪物降生,并背着母亲把包拯抱到山后扔掉了。后由老大偷偷拣回,老大夫妇把包拯抚养成人,因此包拯常呼大嫂以“嫂娘”。后来,包拯上京赶考,连中三元,授翰林院大学士,就把嫂娘和包勉接到京城汴梁,以报答嫂娘的养育之恩,并教育包勉读书和做人的道理。包勉上任后,嫂娘就由包拯和书童包兴照管。                          

  包勉进入五水小沙县后,看到该县到处一派荒凉破败景象,止不住眼泪滚滚,于是暗下决心,当官一任,应造福一方,我一定要让该县百姓富裕起来。到县的当天晚上,他就叫来该县的大小执事人役,商议大事。随即定下兴修水利,开垦荒田,造桥修路等等计划。并派人到汴京买来小麦和玉米等作物良种下种,还让山区人栽植果树,发展经济。

  三年以后,县中大治,农业连续两年丰收,农民的温饱问题基本上得到了解决。县中的水利设施,垦荒屯田,林木种植等等都安排得井井有条。可县官包勉三年届满,该回京交旨了。

  百姓们想道:多少年来,在这儿做官的不是混三年一走了事,就是搜刮民脂民膏的贪官污吏,全不为百姓着想。如今,包大人三年把这里治理得井然有序,我们有吃的,有穿的,而包大人要离开我们,我们何不给大人送些礼品呢?众人再三商议,我们这儿穷,送钱财吧,我们也拿不出多少,包大人肯定也不会收的,还是把我们这儿的山货送些给大人吧。此风一传开,十里八乡,人背骡驮,大包小包,送到县府。包勉一看,赶忙推辞,但拗不过众人的心意,最后只好带了几包山货进京。

  包勉和他带的东西尚未进京,而远在京城的奸臣们,平日里受包公的钳制,事事不能随其心愿,常常想借机公报私仇,因此,乘机打探风声,上告皇上:“包勉到五水小沙县搜刮了好多民脂民膏,大包小包的运送到京城来了,请皇上定夺。”皇上一听,便气恼地甩出话:“包卿,包勉可是你推荐到那儿去的,现在你都听到了,你看着办吧!”这下可把包拯气坏了,暗骂:“包勉啊,我把你个不忠不孝的小奴才,实指望你去那儿磨炼磨炼,好以后为国出力,谁想到你竟然也胡来!”包拯忙答道:“请皇上放心,我一定严办。”下朝后包拯急忙吩咐:“王朝、马汉到十里长亭打探,包勉回来,快来禀报我知。”两天过后,包勉带着东西进京了。

  包拯听到,忙唤:“张龙、赵虎,你二人抬着虎头铡上十里长亭侍候。”二人不敢怠慢,急忙和一干人役抬着铜铡前往十里长亭,包拯随后也到了。

  过不大会儿,包勉到了,他看到包拯,赶忙下马向三叔请安。包拯看见果真是大包小包的,还不少呢,就直骂侄儿:“奴才,我是怎样吩咐你的,带来这些东西何用?”包勉忙分辨道:“这些都是百姓们送的。”“好个奴才,那里穷山恶水,能有几何东西,老百姓竟会大包小包地相送与你。王朝、马汉、张龙、赵虎抬铡侍候。”又转而向包勉骂道:“不杀奴才,我何以在朝为官,又怎称得起‘铁面无私’和‘包青天’,开铡!”众人想劝也劝不及,想拦也拦不住,包勉就这样糊里糊涂被铡了。

  这时,众人打开包裹,方才发现,包内并非金银珠宝,而是核桃、毛栗、三楂等山货。包拯看见,当即气得头眼发昏,差点倒地,恨骂道:“包拯啊包拯,你枉称青天,怎么只听一面之词,不仔细问问,就糊里糊涂把侄儿给铡了啊,侄儿死了,谁人奉养嫂娘呢?我又怎对得起抚养我的嫂娘呢?”正骂着,嫂娘已哭哭啼啼到了,嫂娘一见倒在血泊中的儿子,便泣不成声,晕倒在地。包拯等人忙忙搭救。一会儿,嫂娘醒转来,一边喊冤,一边数骂着包拯。包拯流着眼泪轻唤:“嫂娘,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侄儿。”并叩头在地,忙不迭地赔着不是,说道:“侄儿已死,嫂娘后半世由我奉养。百年之后,我给你披麻戴孝,安葬你老罢了,侄儿已死,不能复生,还望嫂娘节哀保重。”

 包拯起身安排人役,抬着包勉尸首回府,安排后事,并和众人苦苦相劝,搀扶着嫂娘回府。

 五水小沙县的百姓听此噩耗,都大哭起来,并都呼喊着;“包大人,是我们害了你啊,你为官清正廉明,死得冤枉啊!”痛苦之声震动四野……

 后来,这里的百姓为了纪念这位青天大老爷,在城外西边五水交汇之处立碑,以示怀念之情。时过境迁,碑石早已被大水冲走了。但是,包勉包大人的美名和政声却世世代代流传了下来。而五水小沙县也因包勉被铡而改名为“献头镇”,纪念包勉曾为当地百姓献出了头颅。后来,人们又为纪念包勉的功绩而改名为“献功镇”。久而久之,又慢慢地谐音为“县功镇”了。

      ( 本文曾发表于“人民文学出版社”主办的«文学故事报»  2000年10第43期 <总第796期>第6版面上)

吴山传奇

 

 吴山———地处西北地区陕西省宝鸡市陈仓区新街镇南边。这个风景秀丽的自然游览区,古往今来,不知吸引了多少游客曾涉足其山,遍观奇山壮景。这里,今天又被人民政府所批准,扩建改修,加大规模,使奇的更奇,险的更险,秀的更秀,怪的更怪,壮的更壮,美的更美,以招来更多的游客。可望在不久的将来,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将随着社会发展的步伐不胫而走,蜚声海内外,也必将会引起更多人的向往和关注。

  吴山,这座虽不甚大,不甚高的小山,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的重要,山势的险峻陡峭,素有小华山之称。多少年来,曾历经沧桑,饱受风霜之苦。但她——依然昂首挺立,笑傲人世,巍然静静地躺在原地岿然不动,而且以她那遭受万劫而不灭的雄姿和坚强躯体承受着千千万万人的光顾和瞻仰。

 吴山——为什么叫吴山呢?据说这个山名还有一段动人而美丽的故事呢。

  据传说在唐朝太宗年间,陕西省宝鸡市陈仓区赤沙镇孙家庄出了一位美丽的姑娘,姑娘姓孙(应该姓长孙,就是历史中的长孙皇后,因为传说,人都误以为姓孙),一生下来头上就有好多疮疤,头发稀少,时人称之秃疮。姑娘头上常常是黄水乱淌,溃烂不堪,见了好多医生,总没有治好,而这些疮疤慢慢结成的痂黄澄澄的像个头盔似的紧紧箍在姑娘头上,人见人怕,人见人躲。父母去世后,家里人都嫌恶不止,唯有姑娘的大嫂子待姑娘很好,送吃送喝,照管姑娘。村上人,家里人对姑娘的态度和讥笑,姑娘毫不介意,因为村上人和家里人不知道姑娘的底细,也不知道姑娘头上是什么东西,只有姑娘一人明白。

  原来姑娘出生不久,头上便长有许多疮疤,头发脱落,姑娘很是伤心。一天夜里,姑娘忽然梦到一金甲神人自天而降,来到姑娘身边送给姑娘一顶黄澄澄的头盔,并说:你以后有皇后的福分,要好好保护你的秀发,我送你一顶金盔戴在头上,可保护你的秀发和你的身子,你头上的疮到时自会有人给你治好的,望耐心等待。说完就不见了。姑娘醒后,才知是一梦,可手中明明拿着金盔,于是她把金盔戴在头上,可煞作怪,那头盔外面就像姑娘先前头上那些疮疤一样,黄澄澄的,别人私毫看不出有什么两样,还只认为是满头的疮疤呢。从此,姑娘白天戴上头盔,晚上取下头盔,头上的疮也渐渐好多了。到了姑娘的及笄之年,姑娘除了一头的黄痂外,已出落得如花似玉,但由于满头疮疤闻名于外,父母又去世了,没有人提及她的婚事。时来运转,不知何人推荐 ,太宗皇帝下诏,选取孙姑娘为妃。孙姑娘临走时,才对家里人和村里人说明了她戴的头盔是神人所送。当时取下那顶金头盔,送给了大嫂子,这才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原来姑娘头上的疮已好多了,很少有疤。只见秀发满头,乌黑发亮,众人这时顿感惊讶不已。经过打扮﹑穿戴,姑娘更是锦上添花﹑美艳动人。

   姑娘坐着香车向长安进发。出发的第二天,走到六川河乡的一处地方忽然香车的一根辕把折断,便停了下来修车歇息。后来人们就把这个地方叫做车折,时间一长,人们又依音呼名为车辙了,至今地名犹在。

  走了几天,走到了陈仓区的县功镇和桥镇交界处的七盘坡的山顶上,因此山要爬七个大转弯的坡路才能到达山顶,故名七盘坡。孙姑娘下车休息,却被路边枣树的刺挂破了衣裳,据说那儿过去满山坡长的是那个红眼窝倒钩搭枣刺,最易刺人﹑扯人衣服。姑娘衣服被挂破,就气愤地说:这儿为什么要长这东西?”不料从此以后,这个山坡就再也看不见这类枣树了。据说因为孙姑娘后来有皇后之位,皇后一句话,众神避位,所以这儿的枣树都搬家到其他地方去了。

   孙姑娘休息在七盘坡的事一会儿就被当地官员所知道,当时一官员推荐当地名医——桥镇吴家沟村的吴先生给姑娘瞧病。一会儿就请来了吴先生,吴先生问了问病情,开了几味草药,让姑娘进宫后外敷就会好的。孙姑娘后来进宫果然照法去做,只敷了几次,头上的疮全部痊愈。所以姑娘就向皇上请求接这位吴先生进宫当太医。可吴先生不愿进宫,就跑到深山老林——“吴山”躲了起来。时间长了,人们总找不到吴先生,都以为他去世了。后来人们知道他上了吴山,就在吴山脚下他歇息的地方修了座庙——“吴爷庙”,至今香火不绝。那条通往吴山的大沟则被称为“庙川”,这座山后来也改称为“吴山。”吴先生隐居吴山,修仙养性,植树移草,立碑修亭,才有了吴山这个被人们所憧憬的美丽山场。时至今日,吴爷庙虽经几次风风雨雨的冲洗,却依然享受人间四时祭祀,吴爷的塑像风神犹存。他路过县功镇,在镇城北的北宫庙歇了一宿,后来人们在此立碑塑像,供奉吴爷,至今一逢庙会,香烟茂盛。吴山由于吴先生的精湛医术和高尚的人品,常常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吴先生的住屋更是门庭若市。吴先生死后,人们为了纪念他,在山上修庙塑像,并把吴山反复装点,使吴山更加秀丽多姿,供世人游玩观赏。而吴先生治病成仙的好多奇闻异事在民间广为流传。

   吴山——这座美丽的自然风景区,曾有过多少迷人的传奇啊,真是说也说不清,道也道不完。自古以来,人们都知道吴山是座灵山,山上有道观,有香火道人,据说也有修炼成仙的。爬上吴山,可以看到吴山脚下及山坡上到处是残缺不全的石碑。据说,古代各处历经千百年的石碑,采天地之灵气,受日月之精华,日久月替,便有了灵气,能变化隐身,能和正常人一样走路、爬坡。当它们知道吴山有灵气,好多凡人也在这儿修炼时,便变成人形,身负石碑的重荷,从各地艰难地走向吴山,并沿山坡小路吃力地爬上山顶。有毅力坚强的,那怕身再重,路再难走,也要坚持到底,默默地爬上山顶。但也有那些意志薄弱,爬到半山腰,见到人就问:这儿离山顶还远不远?”若遇到知趣的人给回答:“离山顶不远了,继续上吧!”这些石碑便以为离山顶不远了,就不声不响地拖着疲惫的身躯爬上山顶,爬上山之后,才知道山坡下到山顶这段路实在是太长了。而有的石碑见到人问时,若遇到不知趣的人会回答:“这儿离山顶还远哩!”这些石碑一听,心灰意懒,顿感精神崩溃,浑身散架,无力再爬,“噗嗵”一声,栽倒在地,就再也爬不起来了。故而在吴山山坡随处可见累累石碑,横七竖八,就是这些意志不坚强者的归宿。这虽是一个传说,但它说明“有志者事竟成”这一哲理的深刻含义。类似这样的美丽传说实在太多了,如果让吴山脚下的老人说起,各人自有一段美妙神奇的故事呢。

  吴山——满山松树鳞次栉比,荆棘丛生;怪石嶙峋,悬壁巉岩,更有那羊肠小道胜似那华山一条路,上下只能容一人,真有那一人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故而吴山又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远的不说,只就近代——民国年间,吴山一带出现了一股土匪,为头的叫王幼邦。王幼邦纠罗了一伙亡命之徒和无赖恶棍、地痞二流盘踞山上。王幼邦和他手下的八大金刚不管白天黑夜,骚扰邻近十里八乡的老百姓不得安宁,常常是这个村的人家遭抢,那个村的某某被绑架,搅得陇县、千阳、宝鸡等地的老百姓人心惶惶,不能安心生产。当地国民党政府先后调集赵志杰团长率一团人马常住宝鸡市附近的县功镇,强力芝团长率一团人马常驻县功镇附近的张家什字村协助赵团长弹压。即使这样,邻近的老百姓还是不得安宁。王幼邦诡计多端,白天休息,晚间分股行动,又收买赵团长和强团长手下的一些士兵。虽然县功一带住有军队,但抢﹑绑的事还是接连不断。也有拿住土匪的时候,起先人们用枪或刀打或杀土匪,后来,人们对土匪的搅扰越来越恨,特别是把赵团长等人搞得鸡犬不宁,故而后来拿住土匪,强团长就命人不要太便宜土匪,把拿住的土匪拉到金陵河滩,用石头把土匪堆起,挤﹑压﹑砸﹑打,直到把土匪折磨死为止。两位团长也曾多次带兵前去吴山剿匪,但都因地形复杂,山势险要,坡陡路滑,再加上那易守难攻的一条小路,使多次的剿匪计划都未能实现,但双方死伤人数惨重。据说后来清扫战场把这些死人都拉去扔到吴山沟里了。经过几十年,直到解放后,到吴山去还可以看到各沟岔里的累累白骨,甚至还可闻到尸臭味。

  后来赵﹑强两位团长也有些不睦,又加上王幼邦的暗地活动,强力芝团长被手下人暗害了,赵志杰团长又调防他地。王幼邦的土匪队伍又猖狂了一时,直到1949年全国解放时,解放军配合当地民兵和老百姓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搞清楚了土匪昼伏夜出的规律,制定作战计划,一举歼灭了王幼邦的土匪势力,端了土匪的老窝,使吴山这座伤痕累累的青山又回到了人民的手中。

  今天,经过几十年风风雨雨的剥蚀和人民的辛勤点缀,吴山更为奇秀,吴山更为壮观,吴山更为险峻,吴山更为众多的人所喜爱和青睐。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吴山将成为驰名中外的一座西北地区受人瞩目的一颗明珠。

 

 (写于二00五年七月)

 

 

 

 

 

 

 

太岁的传说

  在《封神演义》中,姜子牙斩将封神,将纣王之子殷郊封为值年太岁之职,司掌流年祸福吉凶等事。在传说中,人们又说姜子牙封神完毕,余下张奎未有封爵,于是张奎和姜子牙为争玉皇大帝之职,你追我打,姜子牙想留玉皇大帝之位给自己,故而边打边喊:我的姜玉皇。而张奎一边追打子牙一边高喊:我的张玉皇。”两人你争我夺,结果姜子牙被张奎赶急打怕时,慌忙中喊出:“我的醋啊婆”,从此,姜子牙就成了醋神,而张奎硬是堂而皇之的坐上了玉皇大帝的宝座。

   张奎当上了玉皇大帝后,分封群臣和他的几个儿子﹑宗室等等为各路神仙和将官。据说张奎有五个儿子,这时除小儿子老五没在家外,其余四子都在家伺候父皇。张奎随封四个儿子分掌春﹑夏﹑秋﹑冬四季,为四季功曹。而老五,也就是他的小儿子,从小骄纵惯了,任性胡为,脾气暴躁,动辄打人﹑骂人,翻脸无情,恰好这时没在家,张奎也就忘了封他为神。

  后来,老五回来了,一听他的四个哥哥把春﹑夏﹑秋﹑冬一年四季全占了去,就很恼火,当即恶狠狠地直奔灵霄宝殿质问起老爸——玉皇大帝:“父皇,你为何偏向四个哥哥,把一年四季全封完了,我占什么?”张奎一看他儿子那副凶相,唯恐生事,闹出麻烦,就忙赔笑脸:“儿子呀,你没在家,我把你给忘了,现在你回来了,这样吧,一年四季,任你挑拣,你要那一季都可以。”儿子一晃脑袋:“我四季都要。”玉皇大帝一听为难了:“四季都要,那你四个哥哥咋办呢?”小儿子答道:“反正我四季都要,你看着办吧!”这时闪出了龙母,王母娘娘参见了玉帝,说道:“我有个办法,让五个儿子一年都有事干,既然小儿子要四季,,一年按360天计,就把每季给他择出18天,五人各占72天,不就得了吗?”玉帝一听,连称:“妙啊,妙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随向下一望道:“儿啊,你母后说的你同意吗?”儿子答道:“这还差不多。”玉帝于是笑逐颜开:“今封你为值年四季太岁,每季末的18天为你活动巡游之日,在你所占的18天中,为大忌之日,就称为‘土王吧。”并诏告天下:“所有大修﹑破土﹑动工等等大事,在土王用事中宜避之。”小儿子这才欢天喜地的谢恩出朝去了。从此,闲时太岁即在天宫游逛,每季末也就是每季开始前的18天中,他进入土中,巡查各地吉凶祸福。在太岁值日的这18天中,也就是土王用事中,人们为了躲避这位凶神恶煞,都停止修建动土,恐防不吉或遭遇大祸,所以,人常说:“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这个太岁究竟是纣王之子还是张奎之子,谁也说不清。

   即使这样,但还是有胆大的人不管“土王用事或是太岁值日”,照常破土动工修建,时而有碰到“太岁”出现的传说。

   据传说,过去西部山区上王乡有一个村庄,名叫张家村,这个村有一家大财主,家大业大,房多地多,钱财广有,连年修建,财主名叫张振。这年春上,大兴土木,修建房屋,一直修建到快立夏时,还没有完工。恰好正值土王用事中,太岁巡查到该地,家人挖土运石正在修建。一天,一长工正在挖土,一?头挖下去,觉得土质疏松,很是奇怪,就用?头深掏了起来,一会儿,挖出的坑里出现了一个盆大的肉团,?头已挖破皮肉,还在汩汩流血。众人一看都吓得跑光了。这个长工赶忙跑去告诉张振说:老爷,不得了了,张振说:什么事大惊小怪的?长工说:老爷,把太岁挖出来了。张振很是嗔怒:去,把太岁拿来淘洗干净,下到锅里煮熟,中午咱们下酒吃。”那长工哆哆嗦嗦和众人一块儿又到挖出太岁的那地方去,一看“哎,怎么不见了。”就又返回告诉老爷,张振说:“太岁原来也是个欺软怕硬的,我一说煮,他就跑了,干活吧,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众人就又都去干活了。

  在离张家村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集镇,镇西头有一个魁星楼,是个道观,有长年住在这儿的香火道人﹑道童,这道人每晚派道童到魁星殿上添油点灯,供一夜之用,每晚如此,且每晚添的油都要着亮到天明,道人还不时查看。可是,自打张振家挖出太岁后的几个晚上,不知什么缘故,每晚添油,可灯不能亮到天明。道人觉得很奇怪:谁跑到这儿来偷油呢?”因为庙里点灯用的是清油,也就是菜籽油。就问道童:是不是你把油偷去卖了?道童忙辩白说:我卖油干啥用吗?”道人又说:“哪油为什么夜夜少呢?”道童说:“待我今晚看过再说。”于是,这天晚上,道童给灯里添好油,点亮灯,就悄悄地爬到神像前的供桌下面耐心等待。直到夜深人静时,只见一青年秀士轻飘飘走进殿中,站在油灯前,把灯碗中的油用手蘸起来在自己头上不断涂抹,直抹到灯碗中快没有油时才走了,道童把这些都看在眼里。第二天,就给师父说了一遍他看到的一切。道人和道童商议,今晚拿偷油的贼。                                                               

  这天晚上,师徒两个添好油,点亮灯,就悄悄地爬在了神像前的供桌下面,果然在夜深人静时,有一青年秀士,身穿白衣,飘进殿中,又和昨晚一样,用手往自己头上涂抹灯碗里的油。这道人和弟子两人掀起帘子,突然钻出供桌,拿住这个年轻人。道人问:“你是何方野人,每晚在此偷油,我已等了几天了,今天才把你拿住了。”那人一看想隐瞒已不行了,就实话实说:“我并非人间人,我是玉皇大帝第五个儿子,官封太岁之职,因下界巡查,被人把头部挖伤了,我用菜籽油洗抹伤口,现已愈合,今晚是最后一次了,不想被你们拿住了,还望见谅,明晚不来了。”道人说:“我却不信,人都说太岁是凶神恶煞,躲之唯恐不及,谁敢挖破你的头,再说,你这么年轻,又这么英俊漂亮,一点也不像个凶神,怎能是太岁呢?”那人说:“我实实是太岁,在人间,我是化作年轻秀士出没活动的。前几天,因为张家村张振家在我用事中动土修建,家人挖土时挖在我的头上,把我的头挖伤了,所以我这几晚来你庙中涂油疗伤,现在,伤已经好了。”道人说:“人都说土王中不动土,动土不吉利,遇到太岁都要大祸临头的,今天,张家人把你头都挖破了,你怎么没有一点儿灵气呢?”那人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时候还没有到,现在张家正是红火旺盛的时候,等过几年你再看,张家出现怪事时就有结果了。”道人又问:“会出现什么怪事呢?”那人答道:“此本是天机,不可轻易泄露,但说于你不妨,等几年后,张家若有男人穿女人衣服,毛驴上楼等怪事时,你就知道我说的这些了。”又说:“天快亮了,我该去了。”道人忙吩咐道童:“取些油,让太岁爷带上。”那人说:“不必了,我的伤已好,不用油了。”随即化一阵清风而去。道人师徒赶忙向空下拜。自此以后,道人暗中静观张振家的变化。

   张振家自修建挖出太岁以后的五年之中,日子还是红红火火,平平安安。但由于家大业旺,种的田地多,雇的长工也多,吃饭的口也自然就多。那时,人们用石磨子磨面,而且要天天磨面,因此,张家就专门买了一头黑驴,雇佣了两个男长工起早贪黑地磨面。这五年之中驴拉磨,人罗面,平安相处,到也无事。可是不知怎么一回事,到了第五年过完春节,元宵节刚过,张家的一切活路也都动工了。这天两个长工拉毛驴正准备推磨时,可煞作怪,黑驴一反常态,又是踢,又是咬,两人死活拉不住。这时,只见毛驴挣脱缰绳,反而追着咬起两人来,两人一急,撒开脚步,分路跑去。驴子追着一人,一直从马房追到张振的住房中来,那人一进屋,看看无处躲,忽见楼口有一梯子,就噔﹑噔﹑噔上了梯子,钻进楼上藏了起来,而奇怪的是,驴子追到楼口也像人耍杂技似的顺着梯子上起楼来,把那个长工吓得大呼小叫,惊动了张振一家大大小小男男女女,人人出动,可几个男工上了楼,都被驴子一阵咬,一阵蹄子吓得都瞅空跑下楼来。这时张振家一个做饭的女长工气愤愤的拿起烧火棍也冲上楼去,而又作怪,这个女工一上楼,驴子像是害怕了似的,不踢不咬,乖乖的站在楼上了。这个女工先打了驴子一个下马威,驴子顺顺当当的听凭女工牵下楼来。

   女长工把驴缰绳交给推磨的一个男长工,可缰绳一到那男长工手中,奇怪的是驴子又发起脾气来了,又是踢又是咬,不听使唤,那女工走来一拉缰绳,驴子又乖乖地跟着走了。张振一看想了想,我的家业大,哪有那么多的女人来推磨干活。于是吩咐家人:“拿几套女人衣裳来。”家人拿来女人衣裳后,张振让推磨的那俩长工换上女人衣服,那俩人虽然很不乐意,但也没有办法,主人吩咐,就只好照办,穿戴好以后,张振让那俩人再拉驴套磨,又奇怪了,这时驴子顺顺当当跟着两人推磨去了,也不踢也不咬了,从此后,张家用驴子推磨,都是男人穿上女人衣服才磨面的。这件怪事直传到十里八乡,那魁星楼住的道人听到后给弟子说:果真按太岁说的话来了,且看以后又怎么样。

  张振家虽家大业旺,钱财广有,但有一件,就是人丁不旺,张振已年近花甲,膝下只有一儿一女。儿子玉珍已长大成人,就快要办婚事了。不料自张家出了驴子上楼,男人穿女人衣服的怪事后,玉珍经常生病,看了几个名老中医,吃药总不见效,不到一年,病重不起,竟半路夭折了。把个张振夫妻二人哭得死去活来,现在只剩下一个女儿玉英了,年已十六岁。那时,女子十六就该结婚了,但张家是个富户,想给女儿找一个合适的又门当户对的人家,却一时半响找不着,故而耽搁了时间,女儿还未出阁。

    而玉英姑娘看到村里和她一般大的姑娘都陆续体体面面的出嫁,自己到了结婚年龄,却还连个婆家也没找下,不免为自己的婚事暗暗发急。也是她情窦初开,合当有事,在她家干活的长工中,有一年轻后生,长的模样煞是标致好看,就是穿着破烂些,玉英常常走出走进,总要偷眼瞧瞧那个长工。日子久了,那长工后生也觉着了,于是二人暗地来往,偷渡银河。时间一长,二人幽会的次数也多了,正当二人渉人爱河不能自拔时,却不料玉英那个不争气的肚子渐渐大了起来,家里人都还不知道。玉英怕事情泄露,羞于见人,这事又不能给父母亲说,于是急火攻心,茶饭不思,卧病在床,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几天下来,竞饿得面黄肌瘦。张振一家已被爱子的死去折磨得怕了,所以一见女儿病重如此,就赶忙叫人请医生,家人忙忙碌碌请来了当地有名的老中医李大夫。       

  那时候,男女授受不亲,女人有病,大夫摸脉,不摸病人手腕,而是用一根红线一端系在女人手腕寸脉处,另一端由大夫拉着摸脉诊病。李大夫来后,张振只说:家里人有病,给拉拉脉看看。李大夫也不知是何人,只知是女的,又看不见面容,就按传统的老方法——隔墙红线摸脉,李大夫摸了一会儿脉说道:恭喜老爷,内人有喜了。张振一听就火了,但他强压住怒火问:是大喜还是小喜?大夫说:是大喜。过去人们把生男孩叫大喜,把生女孩叫小喜。张振吩咐家人:“把大夫领到客房好好看待。”大夫就随家人到客房用茶去了,一边用茶一边还准备给开个药房儿。张振这时却叫两个家人把小姐抬到后花园歇凉的床上,打发走家人,女儿已经猜想到父亲要干什么,就苦苦哀求,而张振不顾女儿的喊叫和哀求,自己亲自手持一把小刀,把女儿的衣服脱了,剖开了女儿的肚腹,抓出了一个血淋淋的小男孩,硬是把一个活生生的女儿和小孩子的性命给送掉了。张振怕家丑外扬,就忙用被褥包好女儿和小孩的尸体,吩咐家人取来铁锨和䦆头在后花园墙根挖坑,把女儿和小孩埋在了后花园。因为此事,至今当地还流传着骂心黑人的口头禅:“你没张振的钱多,却比张振的心瞎(心毒)。”

  这时,一个回到客厅取东西的家人,看见大夫还坐在客房漫不经心的喝茶。就偷偷的给大夫说:你还不走,老爷已把女儿杀了。”大夫一听,才知人家是黄花闺女,是张员外未出阁的千金小姐,这下可闯下大祸了。当时就把大夫吓得尿了裤子,走也走不动了,那个家人赶忙搀扶着大夫:“人都在后院,你快从前门走吧。”大夫吓得遗着小便,瘸瘸拐拐跑了回去。自此不但留下了自己是大夫也治不了的常常尿裤子的顽病,而且再也不出门应诊了。

   事后,张振想问清楚是谁干的这事,可女儿已死,无从着手,慢慢的也就抛开不问了。此后,张振也慢慢地变得心灰意懒不料理家务了,几个长工也打发回了家,那个年轻后生也就趁此回家去了。后来人们胡乱猜测,有的人说是张家养着一个猴子,是个公猴,因猴子通人性,常常见了女人挤眉弄眼,还搬弄它那个东西,张家小姐喜欢猴子,经常和猴子玩,又常常见猴子那个东西,时间长了,不知怎么让猴子给小姐搞上了,后来竟然还怀了孕,小姐被父亲杀死后,猴子经常看见张振时像狗一样乱叫,张振嫌恶,把猴子也打死了。

   张振自从儿子死后,就已染病在身,家事也慢慢地败落了,性情古怪,又亲手杀害了自己的女儿。老两口这时无儿无女,孤独寂寞,又经常吵架,老婆连气带吓,一年出去,就死去了。张振自此神经失去正常,常常心神恍惚,乱说乱走,家事荒废,三年之后,张振偌大一份家业,因无人照管﹑经营,慢慢地全失落了。张振也在一天晚上半夜起床乱走时,从门前沟边掉了下去,摔死了。那魁星楼住的道人听到这一前一后的故事后,流着眼泪说:这是报应啊!

  诸如此类的传说,到处都有,但太岁究竟是何物,是人,是神,还是其它什么生物,谁能说得清楚呢?

                               (写于二00年二月)

 

张三丰传奇

 

 

  元末明初的太极张三丰,幼年曾遇异人,得授异术,再加上张三丰的聪颖好学,勤苦修炼所为,张三丰不仅是精通太极拳﹑形意拳﹑武当剑等等武学境界的高手,同时又是上晓天文,下知地理,中通人和,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大罗神仙。

  张三丰曾佐朱元璋建立明王朝,但因他性格孤傲,看破红尘 ,不愿为官,所以常常是蓬头跣足,坦胸露体,鼻涕眼泪,污垢满面,又疯疯癫癫,说话随便,使人一看活像一个叫花子,脏兮兮的令人作呕。所以当时人们曾称他为疯子张爷。而他又常常是吃饭不知饥饱,睡觉不知颠倒,要么吃得很多,要么几天不吃;要么几天不睡觉,要么随便倒在地上就齁齁大睡。故而虽帮过朱元璋打天下,可朱元璋不喜欢他,瞧不起他的衣﹑食﹑住﹑行,也未给他封官。

    朱元璋平定天下后,他疯疯癫癫流落江湖,游山玩水,这个山场住住,那个道观停停,几乎跑遍了整个神州大地。武当山﹑清凉山﹑崆峒山﹑宝鸡金台观等等有名的山场﹑道观都有他的足迹。他虽寄情于山水之间,可是从来不忘记民间疾苦,不忘记惩恶扬善,所以有关他出没各地,扶危济困,惩治恶霸地痞,以及游戏人间的传奇故事到处都流传着。

    据说,有一年他从外地赶回老家,想看看家里人。一天,他走到一个村庄,看见一伙人抬着一顶花轿,硬生生地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哭哭啼啼的姑娘推推拉拉塞进花轿里抬走了,姑娘先时又是哭又是闹,后来在轿中就只听到哭声了,家里两个老人,可能是姑娘的父母吧,哭哭啼啼追赶花轿,并大声叫着:“可怜的女儿,你命好苦啊!”一个穿着很阔绰﹑骑着高头大马的公子哥儿,摔着马鞭高喝:“老不死的,这样不识抬举,叫你女儿在我家去享荣华富贵,哭喊什么,还不快滚一边去”,随说随扬鞭随轿而去。张爷一看便明白了一大半,知是当地豪恶强抢民女成亲。张爷即刻就想教训那恶少一顿,但又一想,不可莽撞,等我问清楚了再说。随即走到远处一个老者跟前稽首问道:“敢问老施主,这是怎么一回事?”那老者打量了一番张爷,颤巍巍地说:“真是作孽啊,你是个出家人,又从外地来,莫管闲事,不要问了。”张爷说:“我不管闲事,不会给你惹麻烦的,你能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吗?”那老者才叫张爷到一个僻静无人处,告诉了张爷一切。         

    原来此地名叫唐家坳,是个有百来十户人家的村庄,村上有一大户,家主唐顺,他大儿子在京城做大官,老头子和小儿子在家,州府县官待他爷儿俩敬若神明,丝毫不敢得罪他们。这个村的老百姓都租他家的地种,自然而然都是他家的佃户,不仅如此,就是附近十里八乡也多有人种他家的地。家里广有钱财,妻妾成群,还嫌不足,这个小儿子最是霸道,见到哪家稍有姿色的姑娘,就要想方设法弄到手,玩腻了就打发出走或卖掉了,到现在,小儿子已有几房妻小,但没有个生孩子的,这唐顺唯恐断后,又想给儿子娶一小妾。而儿子早对这李家女子垂涎三尺,这下恰好中了小儿子的意,李家又是他家的佃户,他便在前几天硬送了些东西当作聘礼,李家人一家大小都不愿意,可没有办法,躲无处躲,藏无处藏,告无处告,只得眼睁睁看着女儿今天被人家抢走。

   张爷听后了一声,原来是这样”。便急急火火走到李家门口,花轿已抬走一会儿了,李家老两口还在哭喊着。张爷见此情景,急忙忙朝轿去的方向喝声“疾”!随手一扬一指,口中念念有词,而后转过身来,对李家老两口说:“不要哭了,一会儿你女儿就回来了”。李家人一看,是个不相识的道人,穿着破烂,满身泥土,便似信非信的问:“真的吗?”张爷答道:“一会儿便有应验”。张爷又说:“有劳叨扰,到你家喝一口水行吗?”李家老两口赶忙让张爷到家中,让座倒水。张爷又随便问了问李家的景况,等了不大一会儿,果见女儿风风火火﹑跌跌撞撞跑进门来,女儿一进门,又“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李家老两口忙劝女儿:“不要哭,快谢过这位救命菩萨”。女儿抬头望望张爷,忙爬在地上“咚”﹑“咚”﹑“咚”一连磕了几个响头,并说:“谢谢菩萨救命之恩”。才泪眼汪汪的站了起来,张爷这时才看清,姑娘虽则泪痕满面,却是非常标致漂亮的一个小女子。   

  李家父母问女儿是怎么回来的,女儿说:“不知什么缘故,我被抬在轿里走着走着,忽然‘豁’的一亮,轿不见了,抬轿的人也不见了,我却站在了路中间,我便跑了回来”。李家父母既惊奇又高兴,暗想必是这位神仙使得法术,就又恳求道人法号、住处,张爷微微一笑:“贫道向无定居,至于法号吗,我这儿有几句歪语,供你猜测:‘强弓配硬弩,用力往开撑,早知三年后,必有好收成’”.李家一家人一时琢磨不透,李老头就又说道 :“那唐家能善罢甘休吗?” 张爷接道:“我一会儿就打发他们,让他们再不来骚扰你们。”      

   果真等了一会儿,那唐家小儿子骑着马和抬轿的人夫一块儿来了,走到门口 ,唐家小儿子高声骂道 :老匹夫,你把你女儿藏到什么地方去了,却给我一个石头抬了回去?”原来李家女儿离轿后,被张爷施法给轿中换了个大石头,而轿夫一路抬来浑然不觉,到家一看,才知抬了个大石头,就又赶了回来。

   张爷慢慢从屋中走出,断喝道:“你小子如知趣,就赶快离开这儿,不要再到李家来纠缠,否则,我让你一辈子没有儿子,还要你活不成。”唐家小儿子一看是个穿戴不整﹑衣衫破烂的道人,就骂道:“管你个牛鼻子什么事,你也掺和,”并挥舞马鞭指挥手下抬轿的:“给我打这丑道人。”这些人发一声喊,冲向张爷,而这些人还未走到张爷跟前,被张爷一挥手,抬轿的这些人却都作怪,齐齐转过身去,把唐家小儿子从马上拉了下来,狠打猛抽,打的唐家小儿子狼哭狗嚎,大骂手下人不止,一会儿功夫,那唐家小儿子已爬在地上不能动了。张爷再一挥手,这些人又都站立原地不动,唐家小儿子哼哼唧唧还想再骂,张爷喝到:“回去告诉你爹,以后再不行好,我饶不了你父子二人。”这时,唐家小儿子一想,知道眼前这位道人必是高人,就赶忙爬了起来,叫众人搀扶着逃回家中,并告诉父亲,以后再也不敢为非作歹了。

   那李家还想再挽留张爷,张爷说: 安心过日子,以后再不会有事的,”说完飘然而去了。后来李家人给别人说到这事,并说了张爷所说的猜测法号的话,众人猜测:可能是当今有名的活菩萨 ——疯子张爷﹑张三丰张真人。

    有一天,张爷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有些口渴,恰好看见路旁有一道观,是同行之家,他就信步前去叩门,想求一碗水喝。道观门打开后,出来一位鹤发童颜的老道问道:道友,敢是前来求宿的麽?张爷抬眼一看,见此同行气宇不凡,知是一位修行有为的道友,就忙稽首答道:不,顺路走到这儿,口渴难耐,叨扰师傅一碗水喝。那老道即领张爷到客房落座,不一会儿,用一笊篱端了一笊篱水来让张爷喝,张爷一看,知是同行显弄本事,即笑嘻嘻地接过笊篱,用一手指从笊篱中间一划,随后端起笊篱就喝水,可只喝了半面,那半边的水齐刷刷地在笊篱的那一边。那道人一看,暗想:笊篱是捞面的,本不是盛水的,我使用法术用笊篱盛水已是不易,没有修为的人是做不到的,可眼前这位道友只用手这么一划,就把笊篱中的水像是给砌了一堵墙似的,只喝半边,那半边像刀削的一样齐齐留在笊篱里。可见,眼前这位道友根基不浅,比自己的道行要高深的多。于是稽首闻讯,才知是张真人驾到,赶忙客客气气留住观中,切磋道学 ,盘桓了几日方才放行。

    张爷回到家中,看见他哥家种的高粱荒芜,杂草丛生,就自告奋勇要给家中干活,锄高粱。兄嫂自然高兴,第二天一早,就去锄地。开饭时,嫂嫂给小叔子送饭来了,张爷吃完饭,看见盛饭的陶瓷罐中还有粘的玉米粥倒不出来,就说:这罐子里面还有饭,倒不出来,洗掉太可惜了。嫂子开玩笑地说:那你不会把它翻过来甜了吃,不就得了吗。张爷听后,暗想:嫂嫂有意难为我,耍笑我,我也显显本事。便随手拿起罐子,双手拌住罐口,用膝盖顶住罐底,真个儿把个陶瓷罐像翻橡皮袋一样的翻了过来,并把里面所粘的饭全甜来吃了。又如前法,把罐子恢复原样。他嫂子一看,知小叔子的能为,便从此把他敬若神仙,不敢另眼相看了。

    以后的几天里,因他嫂子忙,就打发女儿给叔叔送饭,张爷见哥哥偌大年纪,只一个女孩儿,就常常问侄女:你爱牛牛不?侄女儿羞口,不答。回家后,女儿告诉母亲,母亲说:你叔叔明天问你时,你就说爱,看他怎么样!果然第二天侄女送饭来,张爷一边吃饭一边又问侄女:你爱牛牛不?”侄女答:“爱”。张爷说:“好、好,我给你安一个牛牛。”随说随把喝的米汤往地上倒了些,润湿了土,便用手挖起湿土,捏了个小小牛儿,“咚”一声扔到侄女下身那儿,不料那泥牛牛扔到侄女衣服外面,却长在了侄女里面身上,并且那泥牛牛变成了肉牛牛,拔也拔不掉了。把个侄女吓得跑回家告诉母亲:“你教我让我说爱牛牛,你看我叔叔给我这个东西,拔都拔不掉了。”母亲一看,哭笑不得,大骂小叔子:“你不该和侄女开这个玩笑啊!”从此后,张爷侄女儿是男不男、女不女的,小便两处流,成了个二意子———阴阳人。据说世上有两性人,就是从张爷给侄女安上牛牛后流传下来的。

   几天过后,哥哥到地里看弟弟锄的地,走到地里一看,慌了:怎么弟弟多时不在家,连庄稼都不会作务,把地里的草锄尽了,可把高粱苗儿也锄尽了,一大块地里只剩下地中间一棵高粱苗儿了。赶忙高叫弟弟,原来张爷锄完地已到树下边乘凉睡觉休息了。哥哥叫了半天,才叫醒他,张爷一边揉眼睛一边问:什么事大惊小怪的?哥哥说:弟弟呀,你怎么把一块地的高粱苗儿全锄完了,今年咱们可吃什么啊?张爷说:“哪儿不是有吗?”哥哥愤愤说道:“那一棵能打多少高粱,你可把哥哥害苦了。”张爷说:“要那么多苗干啥,秋后保你高粱丰收。”哥哥听后,看见弟弟那副认真样,似信非信,又无可奈何,回家告诉妻子,互相埋怨了一番,妻子又说:“小叔子做事很古怪,且看秋后怎样。”

   到了秋后,收高粱时,张爷他哥把那一棵高粱拔了回来,在院子里摔打高粱,奇怪的是,这一棵高粱不知长了多少高粱粒儿,总也摔打不完,一天下来,这一棵高粱已摔打得满院子高粱粒堆成了一座小山,张爷哥哥这才高兴起来,佩服弟弟的奇术和多年在外学得的本事。

  张爷后来又游到西府名城——宝鸡,驻足宝鸡金台观。一天,观主让张爷到几千里外的清凉山去挑水,张爷在挑水回来途中,经过河西村,有些乏困,便放下担子歇歇,不料有几滴水溅出水桶来,张爷走后,那溅出水滴的地方奇怪地出现了三处泉水来,这三处泉水长年流水不断,其水澄清透明,清淳香甜,冬暖夏凉,人喝之后心旷神怡,精神焕发。多年来,其水为当地百姓食用﹑洗衣﹑浇地。有人曾用此水做小食粽糕,其味香色美,甜中透香,闻名关中大府小邑,曾有赞语流传至今:灵宝枣儿高店米,数得着河西村的三泉水,可见河西村的三泉水和灵宝的大枣﹑高店的糯米一样是誉满关中一带的。

  疯子张爷的传奇故事真是太多了,像以上扶危济困﹑游戏人间的传说是说不完的。                 

 

 

           (写于二0一一年八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