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学生美文 >

清风徐来

作者:吉林信息港 | 发布时间:2019-02-06 06

这里有古老的寺庙,甚至比南普陀还古老。据说这里的山门,是全国跨度最大的石雕山门,真的气势如虹。山顶有朱熹的草堂,朱熹在这里当过主簿,留下了不少墨宝。

寺庙背靠大轮山。大轮山很久以来,就是市民健身休闲的场所。站在山上,视野开阔,可以看见整个城区。我的周末,常常是消磨在这里的。上山下山,许多条石砌的小径,曲折勾连。山上林木茂密,据说曾经有人挖到过灵芝草。一个人在山上走,还是有点阴森的,因为山路两侧,常常会看到古人安眠的场所。但是却不用担心会迷路,只你一直向下,往一个方向走,七拐八绕的,总能下山。即使走到山的另一面,也离开城区不会远。

几年前,我和孩子们在这里度过了不少悠闲的时光。父母最后一次一起来,也是经常到这里来走走,晒晒太阳、看看风景。

拾阶而上,山顶有流水小桥。木栈道蜿蜒其间。母亲曾经跟我一起,在这小溪边,赏桂花、看游鱼。那时的妈妈腿脚还利索,被我挽着手臂慢慢地走。她会像小孩子似的,问这个石像是谁,那群石像又是雕刻了什么故事?有时她驻足轻轻呼吸花草的香味,眼神跟随着那些奔跑的孩子。

我还记得,曾和她一起坐在健身区旁的走廊里,太阳光温暖地照着我们,让这样的冬日暖意融融。有一次,我放学回家,妈妈竟然喜滋滋地告诉我,她扶着行动不便的爸爸,一起去了这里。我吃惊地说,爸爸没累着吧。爸爸接话说:“还好,没事!”显然,两位老人整天在高楼的单元房里坐着,是多么无聊乏味。而步行几百米到这里坐一坐,无疑就是一个创举。

这个熟悉的所在,消磨了我不少时光的旧地,才隔了几年,就在脑海里没留下什么印象了。可见,人的记忆是不大靠得住的。

割草机的声音很大,一阵阵青草的猛烈的甘甜的味道,直冲入肺腑。让人可以忍受那些刺耳的声音。我抬起眼来,忽然又看见父亲和母亲互相搀扶着,从那木栈道上缓缓走来。我一时失了神。

忽然割草机停了,四处静谧下来。偶尔有孩子细碎的脚步声飘过,沙沙沙的流水声也渐渐清晰了。沙沙——沙——,那声音不急不缓,从高处的一个小湖里流出,一个一个阶梯向下流,然后形成一条小小的瀑布流下山去。那个小湖里有不少鱼儿,游人们常常在那里给鱼儿喂食。小溪里曾经有一些睡莲,不知现在都到哪去了?溪水旁的桂花树又高了,远远地就闻到淡淡的清香。这是四季桂。

远处传来乌鸦“娃——娃——”沉闷的叫声,引得我的视线,一直在那密林里寻找。接着空中又响起几声清脆的“微依——微依——”,拨动人的心弦。似乎一只失群的鸟儿,正寻寻觅觅地飞过去了。

更多>>精品推举
更多>>最新图片新闻